首页 > 四川省 > 南充市 > 营山县旅游

营山太蓬山

营山太蓬山
  营山境内有众多的名胜古迹,四野遍布,奇峰仙窟,神奇迷离,尤其是古老而充满神秘色彩的太蓬山最为引人注目。太蓬山古时叫做大蓬山,又名绥山,自隋唐以来便与峨眉齐名,始称“蜀北名山”。在隋朝的中国地图上已标有“太蓬山”。太蓬山位居营山十景之首,又因其山势奇特,峰峦叠障,云烟袅袅,状若蓬莱,故又享有“太蓬仙境”之美誉。

  太蓬山除了有秀美的自然风光外,还遗有古刹五座和自唐代以来数以百计的摩崖石刻造像。在悬崖绝壁上或幽静丛林中,与题龛造像融为一体的洞府迭出。在这些从多的洞府中,尤以透明岩最为著名。

  透明岩它是太蓬山的主要景点之一。这里山势奇峭,风光独特,历代许多墨客骚人都曾在此留题作赋。在透明岩北端石壁也就是入口处有唐代知事任惠琳隶书的“透明岩”三个石刻大字,至今犹存。透明岩有两大特点:一是它有一个巨大的穿岩石穴,径直穿过山腹,长约数十米,两端透明,一眼望穿,洞自西透东,西边为一深壑,东面出口约1.5米下即系绝壁,在此视野开阔,可远及百里外的城郭田畴和俯视山前晶莹明澈的消水河,但早晚却又不同,一派清幽之感,“透明岩”也因此而得名。在洞口的石壁上刻有一副对联“有门无门是为佛门,是洞非洞自成仙洞”,寓意释道都可在此兼修。洞高三公尺左右,洞内广阔,洞前有两个双龙池,山泉经岩隙注入池内,变幻为黄黑二水,泾渭分明,终年不涸。由于洞穴相连,前后贯通,又名穿岩洞。相传周成王时葛由等十二人在此飞升,留下了“飞仙桥”的胜迹。它的另一特点是环岩四壁全为各种石刻,主要有摩岩造像、佛教经典、碑记、诗词、游记等。其中,唐宋时期的摩岩造像有56龛,又有长约600米,面积200米的历代摩崖石刻63幅,其中唐代8幅,五代1幅,宋代35幅,元代2幅,明代7幅,清代8幅,民国2幅。题刻的仅几厘米。在众多的石刻题记中,以楷书最多,字径最大的1.2米,最小的仅几厘米。在众多的石刻题记中,最能引起史学家和游人兴趣的当属唐代石刻《安禄山题龛》。石刻全文如下:

  大唐先天二年岁在辛丑七月朔十五日,弟子安禄山稽首和南尽虚空、遍法界、常住一切诸佛。但弟子业缘五浊,受荫阎浮,恒为二坚相摧,四蛇所过,加以法王垂泽,梵帝流恩,伏闻大圣大慈,能救众生之苦,真实不虚,遂发微心,于此蓬山,敬造弥勒像龛一铺。合家心愿,上为帝王人王,七代父母,下及法界苍生,普同供养·谨白。

  据说《安禄山题龛》是当年在马嵬假死还魂的杨贵妃归隐太蓬山后,为情人安禄山祈福所造的,那么为什么会有这种说法呢?史学家们作出了这样的分析:

  1、从石刻的遣词造句及避讳等,说明它是唐代石刻。然而,考先天二年的干支,《二十史朔闰表》作癸丑而不是辛丑,“七月朔十五日”朔前应刻有干支,如治平寺王必成题字云:“大隋大业七年辛未七月甲申朔”。比丘尼净明造像云:“武德八年岁次乙酉正月丙申朔十五日”皆其例。可是,此石刻朔日却缺少干支。因此,从所刻岁次的干支有误,又缺书朔日干支,即可看出它不是先天二年刻的,乃是事隔若干年后所刻,因而才会弄错年岁干支和不知朔日干支,导致了错落。故这一石刻,实为唐代倒填年月的石刻。那为何刻此龛的人会故意倒填年月呢?想必这与此人不敢暴露身份有很大关系。

  2、我们从碑文上可看到刻这个题龛的人所造的是弥勒像,而弥勒像是未来佛的意思,在南北朝时,社会上已有“新佛出世,除去旧魔”的说法。新佛就是指弥勒佛,说明一开始弥勒就以反叛的身份出现,所以自那时起,造反者多以弥勒来蛊惑煽动人心。此龛所凿弥勒佛,与安禄山的叛逆身份符合,这就充分说明此龛是为安的造反而凿。而凿龛时间,则在安的反兆已萌之后、死亡之前。换言之,此龛是在安禄山造反后所凿,亦即756年凿的。据史称,756年也是安过度肥胖和患眼疾的一年,与石刻的“二坚相摧”符合。以上种种都能说明此龛的确是为安禄山所造。

  3、文献上从来就没有安禄山来过四川的记录,他在四川也无党羽和亲属,而且在太蓬山一代自古都没有安姓人家居住,更何况先天二年,安禄山年未10岁,何以会在太蓬山凿龛祈福?因此此龛决非安禄山本人所刻。

  既然不是本人所刻,那么,安禄山在天宝后,一致目为叛逆,印象极坏,还会有谁来给他凿龛祈福呢?而这凿龛的人又为何要倒填年月,隐瞒身份?

  鉴于题龛上的种种疑点和史学家的大量考证,这个神秘的凿龛人就被锁定在了安禄山的情人杨贵妃身上。

  想必大家都听说过杨贵妃在马嵬假死还魂的说法,而吴宓和孙次舟两位教授也都对杨贵妃的死提出了质疑,其实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因为在史料中都曾有过有人死后复苏的记载,可见,死后复苏并非空谈。众所周知,高力士乃玄宗心腹,极懂得主子心意。而唐玄宗迫于形势,才不得不命他充当“杀手”,故高力士“缢杀”贵妃时做了手脚。且贵妃入宫前,曾当过道姑,懂得“太阴炼形术”的玄妙,加有高力士的阴助,乃自闭气而假死,其后伺机复活。据《分门古今类事》卷2引《成都广记》,谓赐贵妃死,“以帛缢之”,“既解帛而气复来”。又云在马嵬事前,曾梦见骑马人对她说:“帝命妃子受益州牧蚕皇后”,益州乃四川成都,这预示贵妃后来将归隐蜀中。又据《夷坚志》丙卷一说,南宋初,四川宣抚副使郑刚中坐镇巴州(今广元市),当他从京西路入蜀上任时,途中入一寺庙,意外地获得了血书《金刚经》,“展示其末,则云‘玉环刺血为皇帝书’”。杨贵妃,小字玉环,这血书《金刚经》不就是她马嵬还魂后,隐遁蜀地,怀念情人的见证么?

  至于贵妃为何最终归隐太蓬,一方面是因为这里幽静、隐蔽,另一方面,太蓬山乃道佛同尊之地,有道是“有门无门是为佛门,是洞非洞自成仙洞。”佛教有好生之德,会收留遭难的杨贵妃;况且她原本修道,道家自然要慰留她。如此一来,太蓬山遂成了她归隐的必然之地。杨贵妃极爱安禄山,虽在太蓬避难,但对安却是非常的思念,于是便凿下这座题龛为情人祈福,后来终因年岁已大,积郁成疾,终老于此,《安禄山题龛》是目前我国乃至世界研究杨贵妃终老之地的唯一石刻,是一块极为珍贵的历史瑰宝,具有重要的史学意义和研究价值。

  贵妃墓在太蓬山的杨柳湾有一坐古墓乃“杨氏之墓”,然而此地虽叫杨柳湾,却无一棵杨柳树,从古至今也均无一家杨姓人氏,而且方圆几十里就只有这样一座孤墓,且从未有人来拜祭过墓主,更令人费解的是此墓虽地处荒山却坐北朝南,风水极佳。那么,这墓里到底埋的是什么人?据当地老百姓传言,此墓正是唐朝逃隐至太蓬避难的杨贵妃死后的葬埋之处。这一传说恰好与透明岩边的《安禄山题龛》遥相呼应,引出种种传奇佳话。后经史学家考证,此墓确实乃杨贵妃之墓。从这座墓的外观来看,一点也找不出皇家贵族的痕迹。由此,我们也可以想象,当年积千般宠爱于一身的杨贵妃最终的结局是多么的悲惨与凄凉。

  千佛岩在透明岩的中段,是唐代中叶镌刻的摩崖造像,这里刻着众多佛像,人物排列整齐,面容庄严慈祥,有的独占一窟,有的一尊多窟,乃至数百尊,刻工精巧,神态逼真,姿势各异,惟妙惟肖。

  迎客松出透明岩往上登上几十步石梯就来到了桃花园。在桃花园内陡峭的悬崖边,矗立着一棵寿龄有300多岁的古松“太蓬迎客松”。我们可以看到,这棵古松树冠奇特,枝叶繁茂,峻秀挺拔,仿佛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在笑迎着八方的宾客。

  天子读书台李特,字玄休,巴西郡宕渠县(今营山县黄渡镇)人。汉末随祖父迁居汉中,后至略阳。晋元康八年(公元298年)集流民入蜀,后起义。晋庆安二年(公元303年)战败身亡。其子李雄继父业,建兴三年(公元306年)于成都建成汉政权,国号“成”,追谥其父李特为“景皇帝”,天子读书台因此而得名。

  天子读书台在透明岩之巅,迎客松的东南面下,这里有一天然石洞,地处险境,无人能至。读书台下临数十丈悬崖绝壁,上际高数丈秃指蓝天。从岩下仰观,双目难获读书台全貌,登顶俯瞰,视线不入洞中。明代《营山县志》中有这样的记载:“读书台,隶太蓬,一名秀士岩,在透明岩西侧,巅际有石室,昔人悬布下观有洞,高八尺,丈阔余,内有石床、石桌、石凳,可纳数十人,洞口刻有尔朱真人书写的“云屋”二字。相传李特幼时读书于此。”据民间传说:“天子读书台的石桌上,刻有李特幼时读之文章,因天机不可泄露,凡人探奇,多无生还,有时还能在数里之外听到嗡嗡的读书声。”这奇特的现象,给人们留下千古之迷。

  清代邑人侯学修有《读书台》一诗:“一石穿幽径,传闻李特台。读书来此地,奇迹竟难猜。大业乘时去,中原猎骑回。盛衰何足论,刘禅是庸才。”

  相传,一天,李特辞别母亲,带着李痒、李流、李骧三个弟弟来到太蓬山透明岩中,李特忽然悠悠欲眠,刚一人坐下便鼾然大睡。不多时,李特醒来,说道:“刚才合眼朦胧,渺渺茫茫,去到一仙山,一位老道酷似老君,赐我天书一卷,叫我替天行道,拯救黎民。我将此书揣入怀内,就惊醒了。”李特这时向怀内一摸,果然有一书卷,兄弟们都感惊奇。他急忙打开书一看,见黄色的封面上写着《阴符经》三字,翻开书页,细细吟读,但不解其意。李特将书藏于怀中,对三个弟弟说:“走,继续游山吧。”当兄弟四人出得洞来,行至岩顶,环顾四周山峦起伏、云雾缭绕,好似身临仙境。李特便对其三位弟弟说道:“太蓬处处皆仙景,唯有透明岩最美,我想在此读书数日便回,请你们回家禀告母亲。”这夜,李特宿于透明岩端一洞中,梦见一老道点化道:“这《阴符经》乃轩辕黄帝所著,书中包罗万象,你若能依附于它,后必前途无量。”言罢,又将《阴符经》一一讲解。李特一觉醒来,突然茅塞顿开,精通书中之意。此后,李特依书教其子李雄,使李雄获人主之慧,李雄在成都称帝。

  景福寺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”。太蓬山佛教兴于唐盛于明,景福寺自古就有“十国之列馆,九品之上国”之称。农历二月、六月、九月十九为朝山会期,朝山观景者数以万计,络绎不绝。据载,景福寺创自唐僖宗文德元年(公元888年),始建名普济寺。唐昭宗景福元年(公元892年),在普济寺遗址兴建景福寺。据载,宋徽宗生母陈才人是蓬州人,曾来景福寺祈嗣降香,后生下皇子赵佶(即徽宗)。所以人们都认为太蓬山的菩萨很灵,有求必应。千多年来,景福寺迭经兵燹,屡毁屡建。据营山旧志,宋朝皇帝赐名“景福禅院”。明穆宗二年(公元1568年),太虚大师卓锡于此,重建景福寺正殿三重、厢房、客寮、禅堂、香积罗列左右,占地数十亩,寺宇轩昂,佛像庄严,神态毕肖。解放前,景福寺住持属成都昭觉寺法派。可惜1958年,寺庙被山火吞噬。直到1978年后,景福寺才得以重建,真可谓是历经磨难,饱经沧桑。如今的景福寺经声阵阵,香火鼎盛,这座千年古刹更是给太蓬山增添了古老而神秘的色彩。

  朝阳洞在贵妃墓的南边数里,有一巨大石洞,名曰朝阳洞。朝阳洞洞高丈余,后有石盖,内可容数百人。洞呈圆形,面朝东方,故名朝阳洞。朝阳洞除亦供佛(现已塑有大小佛像24尊)外,在相延的传说中,则谓道教所尊崇的祖师老子李耳,当年骑青牛出函谷关时,关令尹留请他写下五千言《道德经》,而关令尹随后也弃宫远游。后来,他到巴子国的太蓬山,看中了这个洞府,喜其幽美,就留在洞里修身养性,-成功后,乃白日飞升而去。石壁古诗有云:“谁凿光天一窍开,洞前所筑雨花台,尘心到此消磨尽,不枉登游有约来。”还有“蟠桃磊落千秋实,洞口逍遥万虑空”。“白光冷射朝阳洞,云气晴薰秀士岩。”“云开法界外,诸佛日朝阳”等诗句,尚有一联曰:“洞门迎旭别开天,岩峙烟云疑无路。”因此,道佛同尊乃是朝阳洞的一大特色。这里也是当年红军存放弹药的地方。

  战场烽烟从朝阳洞再往南行三十多米,便来到一个山湾,坝下是一口方形水塘,成凹字形的山坳里,就是当年红军第九政治部遗址。1933年,许世友将军在这里设立了司令部,指挥了著名的“营渠战役”。下山朝南行走不远处,可见一石碑矗立,这就是“雄剑轩”,是当年红军磨刀之处。

  过了“雄剑轩”,沿梯下行,就到了南寨门,在这里可以亲身领略寨门深锁,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的险要气势。太蓬山共有四道寨门,现保存完好。上下山必须经过这四道寨门,因地势险要,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。清朝嘉庆年间(公元1796年--1820年),白莲教首领罗其清兄弟率教军与清军在太蓬山对峙,激战数日,清军都没能攻入。后教军弹尽粮绝突围,教军尽被屠灭,首领罗其清兄弟俩负重伤被擒,不屈遇害。

  舍利塔在太蓬山北面的刺沟湾内,有一座七级舍利塔,此塔建于清咸丰四年(1854年)六月上旬,塔下为景福寺方丈慧智长老之墓。智公长老是个得道高僧,他劝人诸恶莫作,多行善事,常向人讲解因果报应之事。他还精于医术,常治病施药,解除百姓痛苦。他常在西寨门望西天,坐禅诵经。曾见文殊骑狮,普贤骑象,飘然而至,倏忽而杳。乃嘱其徒,卒后埋葬太蓬山西麓,故后来圆寂,乃葬此地。百姓爱戴,护塔至今。此塔为六方锥体形,4.2米,塔上第三层刻有“舍利塔”三个大字,每字各刻一方,颜体正楷,书法雄秀。在七级六方的佛屠上刻有27幅浮雕图案,有手持吉祥果的释子,有手拿竹板的“莲花落”表演者,还有各种神兽猛禽,千姿百态,惟妙惟肖,引人入胜,历经百年,保存完整,堪称艺术珍品,石塔瑰宝。舍利塔四周建有石栏围护,塔后削壁处凿有神龛,中刻“恭维普济堂方丈上慧性智公和尚塔”十五个大字,落款为“咸丰四年已月上浣建造”十个小字。龛前刻一联云:“东山应对青狮形,西风譬喻白象身。”横联刻“五蕴空家”四字。智公舍利塔四面皆危崖奇峰,万木郁葱,夕阳彩翠,风姿绰约。营山县人民政府于1982年10月15日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舍利塔是研究营山佛教发展史的实物资料,也有一定的艺术价值。

  太蓬山景点甚多,不甚枚举。明朝进士陈周政有文赞曰:“峰悬百仞,猿有翼而难飞,路狭千寻,鹏无风而亦歇;书藏委宛,台吟天子之声,羽化空朦,桥写仙人之匾;桃非凡种,能开三千年结子之花,羊以木为,恍睹十二人飞升之迹。”正如蔡抡科《太蓬仙迹》诗所说那样:“蓬莱宫阙望中山,每到辄闻风引还。何自飞仙游海上,竟将灵迹堕人间。千年碧实桃花烂,一井丹砂药草斑。我欲骑羊上升去,阊门长侍玉皇班。”

  太蓬山森林公园是历史悠久的佛教圣地,朝山观景者络绎不绝。尤其是每年2月、6月、9月19日,朝山观景者数以万计,山上香火缭绕、通宵不息。历代墨客骚人吟诗作画云集之地,目前有可考证的提记碑刻60余幅,诗赋200余首。太蓬山也因山势险峻、悬崖绝壁,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。清嘉庆年间,“白莲教”在此拼杀;1933年,红九军副军长许世友在此设立司令部。指挥“营渠战役”,更给太蓬山增加了灿烂的光辉。还有太蓬山森林公园内透明岩上那数十龛千姿百态、栩栩如生的摩崖造像更会使你浮想翩翩、乐不思归。

>>千里渠
邻近的营山县旅游景区
你可能对下列山会感兴趣:
营山县导航
返回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