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山东省 > 济南 > 历下区旅游

五三惨案纪念园

五三惨案纪念园
  
五三惨案纪念园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
  济南惨案又称五三惨案。 第二次北伐进行期间,日本恐怕中国一旦统一,必不能任其肆意侵略,是以竭力阻挠北伐之进行。日本以保护侨民为名,派兵进驻济南、青岛及胶济铁路沿线。一九二八年,国民革命军于五月一日克复济南,日军遂于五月三日派兵侵入中国政府所设的山东交涉署,将交涉员蔡公时割去耳鼻,然后枪杀,将交涉署职员全部杀害,并肆意焚掠-。此案中中国官民被焚杀死亡者,达一万七千余人,受伤者二千余人,被俘者五千余人。2012年5月3日,山东济南鸣响警报纪念惨案84周年。

  在1926年12月25日时,大正天皇死去,裕仁继位,改为昭和天皇,这个名字取自中国《书经·尧典》——“百姓昭明,协和万邦”。1927年的3月,昭和天皇继位不久就发生了“昭和金融危机”,稳定的时期至此结束。3月15日开始,银行歇业、提存、倒闭的浪潮迅速席卷全国,各地歇业银行多达30家,金融混乱可谓达到了极致,经济的混乱导致与之有关的中小型企业、地方工业出现了生产上的停滞以及企业的大量倒闭。

  政友会总裁田中义一在金融危机的高峰时期,接替了若礼次郎组阁。田中义一内阁在1927年4月20日上台之后,首先就采取了通货膨胀的措施,把负担转嫁到了人民的身上,这种做法是为了保护大资产阶级的利益。政府给日本的银行下拨了5亿日元的补助,加速了银行资本的集中,帮助垄断资本阶级顺利度过了危机。之后他召开了“东方会议”,制订了侵华战略方针,对中国推行“积极干预政策”,试图把中国东北、内蒙古从中国分离出去,由日本帝国占领。田中义一还加快了侵华的行动,他宣布把华北驻屯军扩大一倍。

  1926年蒋介石率军北伐,先击败了两湖吴佩孚的军队,又开始进击江浙的孙传芳军队。孙传芳军队败走逃离后,1927年3 月24日北伐军(何应钦的第一军)进入首都南京。部分北伐军进城后,出于对帝国主义的痛恨,对外国领事馆和外国人住宅、教会进行了烧杀和抢劫。杀死英、美、法、意等国6 人。日本领事馆的官员也遭中国军人殴打。这就是所谓的「南京事件」。此后英、美派出军舰(在长江上)对南京进行了炮击,炸死约2000南京居民。此后蒋介石开始了-的「清党」运动。但清党运动也招来了国民党内部的强烈反对,1927年8 月12日,蒋介石宣布下野。

  蒋介石1928年1月复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之后,频频向美国暗送秋波,对美、英帝国主义炮轰南京打死打伤2000多人的“南京事件"说成是共产党煽动而发生的,承认美、英为保护本国侨民"而不得已开炮轰击"。这样,蒋介石扫除了他对英、美的外交障碍,“南京事件"的解决标志着蒋介石政府和美、英帝国主义的结合。在美国的支持下,1928年4月,国民党开始第二次"北伐"。蒋介石所率北伐军节节胜利,很快就攻入了山东省。1928年4月19日,田中内阁派遣第六师团5000人在青岛登陆,经青岛和胶济铁路沿线要地,“保护帝国臣民”。

  当时,奉系军阀张宗昌盘踞济南。张宗昌见蒋介石率北伐军来攻山东,便派参谋长金寿良到青岛请日本快发救兵。日本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中将进占青岛后,正愁没有进兵济南的借口,现在见张宗昌前来搬兵,便满口答应驱赶北伐军,扰乱革命军的后方;但要求将青岛、济南、龙口、烟台等地都交日军负责"防守"。张宗昌眼看地盘不保,便全部答应日军的要求。福田彦助又得到日本首相田中义一要他抢占济南的训令,于是便于4月25日派先头部队向济南进发。

  日本侵略军被张宗昌引入济南,占领了济南医院、济南报社等地,并用沙袋筑起堡垒,设置活动电网,不许华人接近。“狗肉将军"哪知日本侵略者的狼子野心,反而觉得日本人"够朋友",将福田彦助及手下将领请来赴宴,并把他的姨太太全都叫来侍候作陪。宾客正与主人喝得酒酣耳热,参谋长金寿良忽报北伐军已占领济南门户万德,胶济铁路也被截断。

  张宗昌吓得魂不附体,忙向福田彦助求援,岂料福田彦助将金鱼眼一翻冷笑道:“大日本皇军只管驻地防守,不干涉中国内政!”这家伙不但不帮张宗昌的忙,反而和"狗肉将军"的四姨太动手动脚,肆意调笑。张宗昌气得直想骂娘,但又惹不起日本人,只得哼其他写的大风歌以泄胸中烦闷:“大炮开兮轰0,威加海内兮回家乡,安得巨鲸兮吞扶桑!"参谋长金寿良哭笑不得,见形势迫在眉睫,不容再加延宕,便上前小声劝道:“大帅,现在不能吞扶桑了,北伐军已攻进济南,我看还是归隐扶桑吧!"张宗昌见大势不妙,赶忙结束筵席,命令家眷尽快收拾金银财宝,带着四姨太,坐上挂着日本国旗的小轿车,连夜逃离济南至烟台,后乘船经大连亡命日本去了。张宗昌退走逃亡,北伐军于5月1日占领济南,任命战地政务委员会外交处主任蔡公时兼任山东特派交涉员,负责与日本驻济南领署联系交涉。

  国民党当局接管济南后,多次声明保护外侨,要求日本政府从济南撤军。随后,蒋介石率众视察济南军情,发现日本军队在许多路口修起防御工事,摆出一副临战架势,荷枪实弹,待机而动。又见遍地都是日本散发的传单,落款是“日侨义勇团",传单中写道:“济南一处,中外杂居,战线缩小,有所扰乱,良民恐慌。日军临此,固期保护日侨,而日侨混在华境,日军保护之法,不得不选择中外侨期一并而护,实为常法。本日纬十一路日侨万屋商店、大马路日侨山东仓库会社、二马路航空处,纬十一路总监部制造处等,流氓便袭掠一空。日军治扰,流氓误损其命,诚可悯也。由来日军不放空弹,不用空喝,无论中外不逞,若有接近日军所守地域,非有预先派人表示诚意,不然枪杀不论。特此布告。"蔡公时气愤地说:“济南商埠本是中国领土,日本竟敢公然出面声称保护,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!"蒋介石面露愤愤不平之色,俄顷问道:“传单中说'流氓误损其命',是指什么事情?"蔡公时回答道:“今天早晨,有个叫宋占光的饥民,到纬十一路中国人开设的食品厂内拿了点吃的,被日本兵看见枪杀!"蒋介石听了甚感气愤,于是便对蔡公时说:“请日本驻济南领事来司令部谈判"。第二天,即5月2日,日本驻济南领事西田畊一偕日军参谋应邀而来。蒋介石寒暄后正面提出要求说:“贵国士兵在济南市区高筑防御工事,实是引起我国人民之恶感,易招纠纷。为防止意外冲突,请贵军先行撤除一切防御工事。"日本领事西田畊一当即回答道:“总司令言之有理,我军马上照办。"当天晚上,日军在济南马路上建的防御工事迅速撤去,日军撤回原驻地点,济南城内顿时不见日军巡逻车踪影。

  蒋介石喜不自禁,以为日本人给了他好大面子,岂知日本早已视满洲为日本第二故乡,视山东为第二满洲。为实现日本内阁决定的第二次出兵山东计划,日军第六师团司令福田与第十一旅团司令斋藤多次密谋,故意装出接受蒋介石要求之态,麻痹对方,处心积虑导致"五·三济南浩劫"之发生。

五三惨案纪念园
五三惨案纪念园
下一景区:李苦禅纪念馆
邻近的历下区旅游景区
你可能对下列纪念园会感兴趣:
历下区导航
返回电脑版